乙肝病毒攜帶者雷闖,為了驗證《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》中對乙肝“解禁”是否真正奏效,提出了辦理健康證的申請,并最終拿到全國第一張從事食品行業的健康證。他坦言是為爭取乙肝病毒攜帶者權益和消除乙肝歧視來辦證的,這張健康證的象征意義大過實際用途。

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歧視

2003年的“乙肝歧視第一案”,不但讓人們知道了那個敢于向社會歧視宣戰的乙肝病毒攜帶者——張先著,更讓人們真切地感受到了“乙肝歧視”。此后,《“乙肝寶寶”入幼兒園被拒》、《乙肝女生子后遭棄》、《查出乙肝沒了工作》等新聞屢屢見諸報端。

其實乙肝并不可怕,翻一翻專業書籍或者上網搜索一下就會知道,乙肝通過血液、母嬰和性接觸三種途徑傳播,并非消化道傳染病,一般來說也不會通過飲食傳播。

可怕的是無知和歧視,由于傳統偏見,一些人對乙肝及乙肝病毒攜帶者疏遠、冷落甚至嘲諷和譏笑,不斷歪曲夸大使之妖魔化。結果就是約占全國總人口10%的“乙人”們,彼此互稱“戰友”,一起并肩作戰來抵御“歧視”、戰勝乙肝。

同為乙肝病毒攜帶者的雷闖更是被眾多“戰友”寄予了厚望,他被視為《食品安全法》頒布之后的“首例”試水者。在該法的實施條例中,將受到限制的“病毒性肝炎”明確界定為“甲型病毒性肝炎、戊型病毒性肝炎”。也就是說,乙肝病毒攜帶者可以辦理健康證,從事食品行業。

經過半個多月的奮斗,雷闖終于得到了全國第一張從事食品行業的健康證,搬掉了壓在“乙人”身上的一座大山。

正如雷闖所說“這張健康證的象征意義大過實際用途”,對所有乙肝病毒攜帶者來說,這更是一種權利的勝利,他們從此可以昭告天下:“我雖然是乙肝病毒攜帶者,但并非乙等公民”。

可也不能盲目樂觀,根深蒂固的錯誤觀念并未消除,乙肝病毒攜帶者的健康證能否普及和推廣?一張健康證是否就能消除歧視?似乎,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

消除歧視不能僅靠健康證

雷闖經過一番周折,確實“闖”出了“爭取乙肝病毒攜帶者權益的重大勝利”,但他想通過“辦證來消除乙肝歧視”,卻也是不切實際的“雷”人之愿。

報道中說,餐飲店老板對于只要是拿到健康證的,就會在招聘中一視同仁,但又表示不會告訴客人他有乙肝,怕影響生意。這真是讓人哭笑不得的掩耳盜鈴,請問這樣辦出來的健康證還有什么意義?甚至夸張地說,這是雷闖們和餐飲店老板們,關起門來的“相互承認”,但這種“承認”卻讓最需要保護的消費者不知情,試問,這樣的健康證真的消除了歧視嗎?

雷闖依靠《食品安全法實施條例》,通過法律手段來獲得應有的權利承認,是必須的,也是無可厚非的。但是,要知道,“乙肝病毒攜帶者”苦于“歧視”久矣,而公眾恐于乙肝也久矣,倘若無視這種顯見的社會事實,單純希望依靠法律的“單兵突進”,恐怕會令雷闖大失所望。

事實上,恐怕不是絕大多數的公眾“迂腐”,不明“乙肝一般僅通過血液、性傳播,并不妨礙從事食品行業”的真相;也不是公眾無視“乙肝病毒攜帶者”所遇到的種種困境。其實問題的解決,需要從根本上入手:首先,面對1.2億“乙肝病毒攜帶者”,政府應承擔起公共衛生服務領域的責任;其次,以賺錢為目的治療乙肝的商業宣傳,比如虛假藥品和“乙肝轉陰治療”等更要停止。最后,應該給公眾一種心理適應的時間,貿然允許“乙肝病毒攜帶者”從事食品行業,恐怕會給公眾造成不必要的恐慌,反而不利于歧視的消除。